阿梅,社区里的“草根明星”

本报记者 马骏 陈晓玲 通讯员 孙倩

图1为周阿梅在张贴城乡居民医疗保险的缴费通知。

图2为周阿梅为居民做的两个贴心小举措。

图3为周阿梅自制的小区快递包裹收纳箱。记者 陈晓玲 马骏 摄

“阿梅,阿梅,真是太巧了,我有个东西要送到居委会去,可临时有事,你能不能帮我送下?”一位老大妈推着自行车,气喘吁吁地一路小跑到刚进小区大门的周阿梅跟前。

“给我就行,放心放心,你忙去吧。”刚从超市购物回来的周阿梅放下手中的两个大袋子,将来人交托的东西小心翼翼收进上衣口袋里,不等把东西放回家,便提起购物袋往居委会赶去……

在太阳城社区里,63岁的周阿梅算得上是“草根明星”,在丹凤小区里,周阿梅则是那个站在聚光灯下的“小女人”。自从接手了小区管理事务的工作,周阿梅便成了小区里最受争议的人物,让人又爱又恨。有人说她得理不饶人,有人说她刀子嘴豆腐心,有人说她是个称职的“大管家”……

2012年,开发商和物业公司齐齐撒手,老丹凤公寓一下子成了失管小区。“我记得那会儿小区环境特别糟糕,刺鼻的化粪池污水时不时就会从小区大门边的窨井里冒出来。我们小区的业主在购房之初就交了一大笔物业费,可没想到变成了这样。当时,业主们从每个单元选出一个代表,一共8个人,去找开发商解决这件事。可找了一圈,事情却迟迟得不到解决。”在周阿梅的印象中,那是她第一次作为代表,参与到小区事务的管理中。

心有不甘的周阿梅提出了“小区自治”,得到了多数人的响应。“虽然我们都交过了物业费,但这个小区毕竟是我们自己在住,总不能人家一天不管,我们就一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吧。”在周阿梅和一众代表的游说下,很快,他们便筹到了一笔管理费,用这笔钱很快解决了小区眼前的“环境危机”。自此之后,周阿梅以小区“大管家”的身份每年向居民收取物业费,用于小区日常管理维护。在随后12年的小区管理中,周阿梅慢慢地为小区“添砖加瓦”,攒下了“家底”。

如今的老丹凤公寓大变样了。有三班倒的门卫值班,有7个摄像头全天候无死角地监控着整个小区,自行车、电瓶车、汽车各有各的停车位,即便与新建小区相比,丹凤小区在管理上也丝毫不落下风。

在小区里,与周阿梅年纪相仿的居民都习惯唤她一声“阿梅”,对于这个昵称,周阿梅倍感亲切,但凡是居民的事儿,只要阿梅能帮的,她一定会揽过去。不过,与此截然相反的是,一些居民则对周阿梅敬而远之,因为平时笑脸迎人的周阿梅在遇到那些乱丢垃圾、做出损害小区环境的人时,则会“横眉冷对”。很多人说,嘴上不饶人的周阿梅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人,但她一心为小区着想,处处占着理,让你想恨却恨不起来。

门卫室的外墙上,一颗螺丝钉扎进了墙体,上面挂着一串钥匙,那是小区里粗心大意的某位居民丢失的;在螺丝钉一旁,一块碎玻璃被双面胶粘在了墙上,那是方便给进出小区的居民有需要时用的;在门卫室里,床脚的墙上挂着好几把雨伞,那也是为了给居民提供不时之需;门卫室外不远处,还有一个大大的木箱中装着居民们的快递包裹,而这木箱是周阿梅用居民弃置的家具组装出来的……周阿梅像是每个家庭中那位什么都舍不得丢的老人。

可别看周阿只会梅精打细算,在小区门口装电动伸缩门,周阿梅一掷八千,而划汽车停车位、装监控摄像头,周阿梅也没有丝毫犹豫,几千几千地花。

说起小区里的事儿,周阿梅如数家珍,而对于自己与居民间的口角,周阿梅也毫不掩饰。“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这么多年了,为个芝麻绿豆的事儿拌几句嘴也是常有的事儿,但我说过去就忘,从不放在心里。”于是,经常会出现这样的“奇景”,昨天还和周阿梅较真的人今天却和她有说有笑,处得像是俩老姐妹。

与多数老旧小区相比,丹凤小区的环境与管理走在了前面,而与新建小区相比,丹凤小区却有着浓浓的邻里情。一个单元中,顺手帮邻居将快递包裹拿回来是常有的事;邻居间,不仅相互串门,今天你来我家吃,明天我去你家吃,这也是常有的事儿……

周阿梅觉得,如果不是身在这个小区,如果不是因为小区里这帮子多年相处下来的老邻居,也许,她不会坚持这么久。

在小区大门边的绿化带上,有周阿梅几年前亲手栽下的一棵石榴树,寒风乍起,石榴树上娇红的花骨朵儿随着风舞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