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牯牛降

2018年11月3日清晨,25位驴友整装出发。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颠簸,顺利抵达了安徽省池州市石台县。车子下了高速,仍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,沿途风光旖旎,风和日丽,皖南山区的青山绿水让人大饱眼福,又经过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,下午一点左右,终于来到了大山深处的奇峰村。

奇峰村位于石台县仙寓镇境内,位置偏僻,交通不便,和鹿院坪相仿,就像待字闺中的小家碧玉,藏在深山不为人知,村上造访的来客也大多是户外驴友。村口的几棵银杏树高大挺拔,秋风扫过,一地碎金,村里民居是一色白墙黑瓦的徽派建筑,由于年代久远,墙体已经破旧斑驳,显得古朴静谧。

35座的大巴自然引来村干部的关注,感叹从来没有这么大的车子进过村子。经过好一翻周旋,我们一再承诺会注意人员安全和生态环保,并记录下我的手机号码后,终于同意我们进山。

一路拔高向上,绕过茶场,穿过丛林,来到了牯牛降自然保护区的界碑前,由此也进入了荻花飞舞的茅草地。枯黄的茅草有一人多高,长势茂盛,扑面而来,完全遮盖了山路。回望来路,密密层层的茅草丛向下延伸,与郁郁葱葱的山林连成一片,重重叠叠的远山由清晰到模糊,一直延续到天际,像一道道屏障守护着这方水土。茅草地的尽头就是地势蜿蜒抬升的原始森林,多年堆积的枯枝落叶铺就的山路松软绵柔,踩上去特别舒服,偶尔露出的山石、树根和倒下的断木上也是布满苔藓,这里保持着原始的自然风貌,除了附近的山民和途经的驴友,经年累月,少人问津。有阳光穿过松枝照进树林,留下耀眼的光晕,也给寂寞的山林增添了一丝生机和活力。

穿出丛林就来到了露营点,这是一片开阔平整的草地,在户外已算条件相当不错。看看已是下午五点多,先头部队赶紧卸包扎营,抓紧时间寻找水源,为后续人马提供后勤保障。等到收队带领最后一名队员赶到营地,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下来。夜幕下星星闪烁,大伙也戴上头灯,自由组合,点火做饭,分享美酒佳肴,畅叙户外轶事。

七点半左右,队伍再次集结,轻装冲顶。牯牛降果然无愧于“西黄山”的美誉,奇峰峥嵘,峭壁险峻,危崖耸立,峡谷幽深,宛如人间仙境。由于昨夜刚下过小雨,山里雾气很大,崖壁湿滑,需要谨慎慢行,悬崖边的苍松不算高大挺拔,但迎风傲立遒劲有力,远处的山峦翠谷若隐若现,全都淹没在漫天的云雾中,风景秀美绮丽。不知何时,身边折射过一道阳光,定睛看,空中居然高挂着一轮太阳,只是温暖的时光并不长久,太阳好像有点害羞,转眼间又消失不见了,难道这就是被誉为牯牛降五绝之一的佛光晕影?

按照预定行程顺利折返下山,下午在农家大快朵颐,享受到了美味的草鸡和土菜,也为牯牛降之行划上了圆满的句号。这次重装拉练,颇为幸运的是蚂蝗始终没有光顾,所有人员全都安全下撤,美中不足的是因为时间仓促未能穿越全线,因为天气原因没能观其全貌,但是很多时候生活就是这样,留下些许遗憾,才会期待下次更美的相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