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丹阳年味②】裹着的是年味品尝的是亲情

本报记者 张敏

图为洪阿姨和邻居们在蒸馒头。

记者 张敏 摄

27日上午,当记者赶到陵口镇折柳老林村洪阿姨家的时候,厨房里阵阵馒头馅的香味扑鼻而来。随之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的欢笑声、问候声、忙碌声。团聚的气氛越来越浓,年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……

“今天我们准备了四种馅,都是家人、亲戚喜欢吃的,自己包的,味道就是不一样!”洪阿姨一见记者高兴地说,“每年,我儿子总叫我去外面加工一下,省得自己忙,可我觉得只有自己包,才能真正吃出过年的味道。”听邻居奶奶们说,昨晚洪阿姨为了和面,一直忙到凌晨1点多钟,就为了今天等儿子、孙子回来第一时间能吃到馒头。“是啊!外面加工的哪里能比得上自己动手蒸的馒头好吃啊?我孙子只喜欢吃我包的!”邻居奶奶们也应声说道。

谈起蒸馒头的过程,大家纷纷表示这是过年不可缺少的环节,虽然耗时长、费功夫,但却寓意着日子蒸蒸日上,来年大发,所以大家忙活起来就非常有劲儿。据几位阿姨、奶奶们介绍,要把馒头蒸好,发面很重要,这决定着馒头的松软程度。发面的时间要足够充裕,往往隔夜就要准备好。另外,揉面时加水也很讲究,太少了会发硬,太多了又无法包成形。加水最好加盐水,然后不断地揉,揉到面的空隙里呈现平滑面才算过关。

正说着,几种馅料和面块就都准备好了,除了主打的萝卜丝肉馅外,还有粉丝肉馅、竹笋肉馅、雪菜肉馅。个个都有肉,包起来油汪汪的,看着就让人流口水。而洪阿姨则说,馅料的油太多反而不利于包,因为油会使面粘不起来,出现小口,蒸出来的馒头就会不好看。果不其然,记者看了几位阿姨包的馒头,一些小口子很难捏起来,大家都表示油太多了。“包的时候,油不能太多,但吃的时候,大家又喜欢油多,还真是不好把握啊!”一旁的亲戚调侃道。

在包好的馒头里,记者发现这些馒头的“个头”都比较小,对此,洪阿姨则解释称,馒头蒸好后会比现在看到的要大两圈,所以不必嫌小。经过大家一起动手,不一会儿功夫,两笼馒头全部摆放到位,并放上了蒸笼。而蒸的过程也非常讲究,得用专门的蒸笼。为了节省时间,每次两笼一蒸,大概60多个馒头,用家中的土灶烧柴火蒸,往往第一次蒸的时间较长,约半个小时才能蒸好,蒸好后趁热点上红点,整个蒸馒头的过程才算真正完结。等第一锅馒头出笼时,洪阿姨家的儿子、孙子闻着香味儿就奔到了厨房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。而忙活着的阿姨、奶奶们还得继续准备下一轮要蒸的馒头,一般要花去一整天的时间。

过年蒸馒头除了寓意好兆头外,制作过程也能增进参与者彼此感情、拉近邻里关系。记者了解到,每年的这个时候,村里但凡有人家准备蒸馒头,就会事先通知同村的亲戚和邻居,第二天大家都会来帮忙,女的就聚在一起包,男的就帮着端、烧、搬,所有的感情、亲情、默契都会在蒸馒头的过程中得到体现。等馒头蒸好了,彼此之间还会互赠自家的馒头:这个亲戚一包,那个同事带点,给城里的长辈再送去些……这包裹着浓浓年味的馒头就仿佛是维系亲情的纽带,让所有品尝的人都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、大家庭的关爱。

最后,记者还了解到,洪阿姨家的儿媳由于身在国外,今年无法回老家过年,但在视频电话里,儿媳一个劲儿地表示,在国外特别想念婆婆亲手蒸的馒头,想念她拌的萝卜丝肉馅,这让洪阿姨特别感慨。可能为了表达对儿媳的惦念,洪阿姨今年蒸馒头比往年提早了几天,她还准备和儿子商量,看能不能想办法寄一些蒸好的馒头给儿媳,让她在异国他乡也能吃上老林村的馒头。“自家包的,质量实打实,保存得当的话可以存放好久,但愿她能吃得到!”洪阿姨手握着面团感慨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