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日年代二三事

 祖父之死1938年日寇侵占丹阳,进入导墅修筑碉堡,建立据点,对我乡亲烧杀抢掠无恶不作。这年冬日的一天早晨,祖父鸿楠公在导墅西街自家“同村堂”中药店营业。临街鹤溪河中突然由东向西开来一船,不知是为了寻欢取乐,还是练习打活“靶”,船上几个日军士兵端枪朝岸上店家瞄准射击。其中罪恶的一枪不偏不钭击中了正两手撑在柜台上、面向河岸街中的我爷爷。子弹从腋窝射入头颅,穿耳而出,人应声面仆柜台,随即倒地,立马没了气息!当时正在店内的祖父两侄吓得躲到柜台下,逃过一劫。而船上的鬼子则拍手称快,驾船而去。一个手无寸铁的中国无辜平民,就这样被日本侵略者夺去了宝贵的生命。满街百姓闻之惊恐不已,亲人们更是悲痛万分。然而,人死一刹那,安葬却极不易。由于河对岸建有日寇碉堡,鬼子不断上街骚扰,爷爷冤魂难安,竟然几番多次才出葬了事——每次抬棺出葬,总有荷枪实弹的鬼子兵耀武扬威地从街上穿过,人们避之不及,生怕这些野兽再生杀机,送丧的队伍因此几次被冲散,灵柩搁置半途,连出三天才安葬入土。

祖父的惨死使家中失去了顶梁柱,祖业因此败落,全家陷入困境。此时十八岁的家父热血沸腾,为报仇雪恨,参加了抗日游击队。那时,亲友们常见他提着盒子枪暗地里练习瞄准,咬牙发誓要杀鬼子报仇。然而,抗战胜利后,他却被国民党政府“招安”,站到了内战的对立方,因此流落天涯,命运坎坷。前辈父子两人都先后成为那个战乱动荡年代的牺牲品,呜呼哀哉!“老革命”佯装放牛郎导墅长巷村的葛志刚是家乡一位“老革命”前辈乡亲。他早年参加新四军,投身抗日救国,活动于丹金武地区打鬼子。在那腥风血雨的战争年代,抗日志士出生入死保家卫国,得到老百姓的支持拥护。我家父母就曾多次掩护帮助过抗日者。一个暴风雨的日子,葛志刚跟敌人打游击周旋时被鬼子追杀,他机智地反向而行,钻入集镇老街躲避。我家人见状,便不顾自身危险,随即收留他进屋藏身,并泡鸡蛋下面条给他充饥。甩开鬼子后,葛归队心切,执意要走。其时雨仍未止息,我父母挽留不住,只得取出蓑衣斗笠,让他穿戴伪装好,同样着装的家父牵出耕牛,两人佯装成放牛郎,顶风冒雨,沿着河岸下行,一路护送葛到达安全地带,方才分手牵牛返家。

葛志刚在战争年代当过解放军野战医院医疗队长,解放后历任常州市和镇江地区医疗卫生部门领导。他不忘当年的救命恩人,曾回乡探望乡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