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螃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

秋季是螃蟹成熟上市的季节,商贩们打着各种招牌叫喊“阳澄湖优质大闸蟹,个头大,肉质鲜嫩,味道鲜美”。实际上我们丹阳的螃蟹就可以与之媲美。我联想到儿时候蟹以及在姐姐结婚宴席上,宾客们贪婪地喝蟹糊汤的情景。

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螃蟹遍地都有,白天割稻时,稻田里可以拾到蟹,塘边转一转,也可以碰到蟹。刮西北风时,村民们晚上拎着煤油灯到塘边、沟坝上去寻找螃蟹,都有收获。由于当时有这么多的蟹,所以市场价只有两三角钱一斤。

捉螃蟹的地方及方法也非常多,凡是沟、塘边只要水可以向外流出,就可以挖个出水槽,在槽下游边平地坐人,到晚上带张小凳子,穿件破棉袄,拎盏煤油灯,背上蟹篓就可以去候蟹。煤油灯三面遮好,灯光面照着潺潺的流水,人坐在蟹地边等蟹自投罗网。看到浑浊的细水流来,隐约可知“蟹将军”正慢慢地爬来,这时人影不能晃动,因为蟹的眼睛非常锐利,动作十分敏捷,一见到人影子闪动,它的脚用力一弹,便逃得无影无踪。运气好的,一黄昏可以候到几只甚至十几只。在候蟹季节,九曲河显得又窄又浅,人们便用毛竹片编织成竹栅,竹栅按弓形斜插到河两岸边,岸边再搭个草棚,人伏在草棚中,河中间爬行的螃蟹顺着竹栅向两边爬去,一夜可以抓到几斤甚至几十斤。人们还可以用几根竹竿连接成十几米长的竿子,带上一扇十几米长、两米多宽的沉丝网,把沉丝网的一头扣在竹竿上,把网送到河中,抽回竹竿,岸边的沉丝网平整放好。人坐在岸边注视着沉丝网的动静,看到网抖动,立即把网拉上来,便有一只或几只螃蟹,一黄昏也可以候到几斤螃蟹。每到夜晚,九曲河边灯光闪闪,都是候蟹的人们。白天还可以用几十扇一尺见方的小背网,中间扣一块田鸡肉,沉到塘中来加收放网,这也可以钓到蟹;晚上,蟹一般在岸边的水草中爬行,点着灯在岸边照着行走,看到水草像旋涡一样旋下去,手迅速下去可以抓到蟹。

在旧社会,候蟹不仅是一种副业收入,也能锻炼人,特别在那螃蟹还未出现,浑水一阵接一阵流来时,十分培养人们的耐心。

可惜,由于水质的污染,今天再也长不出那种自然生长的野蟹,只能靠人工饲养供人们食用。